上海疫情嚴峻 快遞小哥一週每天100多單業績

上海疫情嚴峻 快遞小哥一週每天100多單業績
墓王之王之寒鐵鬥 河北鑄夢文化

上海疫情嚴峻,快遞小哥過去這一週:每天100多單業績,忙到爆炸。(上觀新聞)

隸屬於「餓了麼」外賣平臺的快遞小哥崔崔。(上觀新聞)

上海疫情嚴峻,自上週一(3月28日)起,依照黃浦江劃界,展開「鴛鴦鍋式」分區封控。而上海市又是個人口近2500萬的超大規模城市,封控後的民生物資遞送,更加依賴快遞小哥。上觀新聞引述「餓了麼」浦東分站外賣小哥崔崔說,過去一週以來,「忙,非常忙,每天送100多單,可謂忙到爆炸!」早起貪黑的送貨,其中有委屈也有打賞,其中的辛苦,如人飲水冷暖自知。

崔崔隸屬於「餓了麼」外賣平臺的快遞小哥,也是「90後」。浦東封控前,他一直在普陀區曹楊分站送外賣,因爲家住浦東,3月28日他從浦西轉到康橋分站,經歷了多天連軸轉的「爆單」外送,這兩天剛剛收兵,回家休息。

完善保存客庄文化 客委会客家文化中心对铜锣进行资源普查

崔崔說,疫情之下,外賣訂單成倍瘋漲,他遇到了做外賣工作以來的接單峰值。「平時高峰期接單也就是11單左右,而那幾天,只要上線就是十五、六單一起掛進來,一天下來要達100多單。忙,非常忙,可謂忙到爆炸!」

崔崔對康橋區域的路況非常熟悉,閉着眼睛都能走。每天6點半起牀,6點50開始上線接單。早高峰忙完,稍微休息一會;接着就準備午高峰,下午有一個多小時的調休,然後就是備戰晚高峰,一直忙到夜裡12點才收工。

崔崔說,他住在康橋文怡苑,那段時間他沒有回社區,而是睡在分公司。分站裡一共四個人。大家在地上鋪了紙箱子,50元的被子往地上一卷,就算是牀了。站裡條件很簡陋,忙碌一天的同事也顧不上這些,回來倒頭就睡。

「那段時間,浦東的外賣運力資源很緊張,10個外賣小哥中7個被隔離了。我們完全送不過來,當時我手裡的單子,10單裡有8個超時,有的甚至超時達2個小時。」崔崔解釋,有個行話叫作「卡餐」,一戶商家平時5個人做後廚,那段時間,商家後廚一般只剩2個人,而接到的訂單卻是平時的兩、三倍。所以,那段時間「卡餐」是常有的事。

「超時了,有的客戶會很焦躁,我一個同事前幾天就被罵了。那位客戶下了好幾回單,一直沒人接單,同事接單後,客戶劈頭蓋臉就把他罵了一通,他覺得挺委屈。」崔崔難過的說,「還有人說,外賣小哥在發國難財。實際上,外賣小哥收到的配送費和往日是一樣的,最多會有一些補貼。」

这届侦探真不行

但還是有好心的顧客。崔崔說,絕大多數的的客戶都很理解快遞小哥的處境和付出。那天,他接到一單,一看可能會超時,就給訂餐的小哥哥打了電話,告訴他手上排着30個訂單,可能會延時。小哥哥聽了安慰他,稍微晚一點沒事的。過了一會,那位小哥哥又來電讓他放心,說自己不怎麼餓,他只要把餐送到他小區門口就行了。

「結果這一單,我超了一個多小時才送到。」崔崔感恩的說,「小哥哥沒有任何怨言,還給了我人民幣8.8元的打賞。那一天,雨下得厲害,我渾身都溼透了,可我感到很暖心。」

中 單

专家传真-从凤梨销日下滑 看我农产品出口隐忧

「不僅是客戶,商家對我們外賣小哥也很照顧。」崔崔說,有位客戶嫌超時太長,就取消了訂單,按照約定,超時屬於外賣快遞員的責任,這一單原本要他自己吃下來,可商家知道情況後,馬上跟平臺溝通,由商家自己吸收這單虧損。

全職業武神 小說

崔崔回憶,那幾天,浦東的路上基本沒有人,外賣員只要送到小區或園區門口就行,他一天會送到90-100單,業績非常好。「但說老實話,我心裡也是很恐懼的,雖然分站每天都會給我們安排測核酸、做防護措施,但我們也是風險很大的人羣。」

崔崔說,那陣子我們分站的四位外賣小哥都在相互打氣。很多居民也在默默地支持我們,他們在下單時、評價時溫馨留言:「疫情這麼嚴重你們還堅持配送,辛苦了!」「感謝外賣小哥哥的付出!」這些鼓勵讓我們增添了勇氣和動力。

《金融》凯基银:Q4投资首选欧美 增美元、减新兴币

崔崔欣慰的說,隨着居民生活物資儲備日趨完備,分站的外賣單數量漸漸降下來。這兩天,他也回到了所住社區,和居民們一起「足不出戶」。他也收到了鎮裡送來的蔬菜大禮包,裡面有雞毛菜、土豆、生菜、辣椒、圓白菜等。加上之前陸陸續續的儲備,家裡應該也能扛過一段時間了。

崔崔自我介紹,他是山西陽泉人,來上海已有10年。在做外賣之前,曾在電子廠工作過,也創過業。很喜歡這些年在上海奮鬥的日子。他說,他愛上海,上海是努力者、奮鬥者的天堂,只要願意努力、願意付出,就一定有收穫。希望上海能早日戰勝疫情,他也能早點回到外賣崗位上。

全系灵师:魔帝嗜宠兽神妃 小说